【視障陪跑】繩繫鋼琴手,漫步麥香田野間

感謝妤安給的機會,很特別的一次視障陪跑
應該說,很不同於過去的陪跑經驗,內心有很多的感觸特別是陪跑對象(視多障者),更感受到台中市惠明視障陪跑團志工們的服務熱心與強大的連結能力,因為你們(惠明教養院的大朋友)我對視障陪跑有更不一樣的感受。

 

先來介紹一下我所看到和了解的惠明教養院:
這兒的視障朋友,志工們稱讚說這是”大孩子”,就是年紀較大的視多障的朋友,不是只有一種障礙(視障)還有其他部分,例如說:智能障礙或是肢體障礙。
這次的視障陪跑,與其說是陪跑不如說是陪走。
過去的陪跑時是兩人三腳,但對教養院的大朋友來說,因為不是常常練跑,所以沒有所謂的跑姿,步頻,配速…加上因為練習少,所以體力不好,在種種的條件下邊跑邊走成了這次陪跑的主要方式。所以陪跑神繩呢? 用的機會就很少了,幾乎都是手牽著手或是視障者挽著陪跑員的手肘來完成這次的路跑。

 

文貴是一個保有天真的大朋友,先天失明的視障朋友。在跑步前的對話中發現他是一個很愛問問題的大男生,言談中知道他對聲音非常的敏銳。聽大家對他的介紹才知道他是一位視障的鋼琴家也會拉小提琴。很高興地我配到了國內視障音樂家之一的呂文貴。他參加過國際維也納的鋼琴比賽,近期也要在國家音樂廳辦演奏會可想而知他的聽覺有多靈敏,彈鋼琴的手有多麼的重要,回來google後才發現果真是赫赫有名。
https://youtu.be/Ykkv8OuOdt8
https://youtu.be/mZ7v6UXEDuM
https://youtu.be/uha6nndkdbI

感謝跑團的安排由兩位陪跑員陪同一位視障跑者,這是非常貼心的安排,相信也讓視障朋友很有安全感,特別是對惠明教養院的大朋友們。7.6公里的雙陪跑,短距離的跑步,幾乎都是親子組或是初學者來參加。所以大家的速度都不會很快,加上是親子活動屬於嘉年華類型,所以在賽道上的跑者們都會忽快忽慢,甚至忽左忽右,我告訴文貴,我們有兩個人陪他跑,分別在他的左邊和右邊。事實上,有時候我們會依賽道上的情況來保護者視障朋友不讓其他跑者碰撞。

 

帶著快樂的心情的文貴,雙手摀著耳朵等待鳴槍,開跑了…拉著繩子往前衝,起跑時人很多總是很難跑快,於是我們跟著人群的速度慢慢地往前進,文貴有時候想要加速,我告訴他前面有人不能跑很快等到後面的路比較寬的時候我們再跑快一點。我們三個人並排佔用了跑道,且要叫前方的人讓我們過是很不容易的,通常我都會說:「加油,大家加油。」
讓他們注意到我帶著視障朋友,很常他們會回頭看到我們。他們會幫我們加油,順便讓我們通過,同時也會提醒前面的人說:有視障朋友請讓他們先過。這一招其實很好用,不但讓視障朋友得到旁人的加油鼓舞,也讓更多的人注意到我們,頓時賽道會變得稍微寬敞一點。文貴有時想跑有時想走,走的時間比跑步的時間還要長,大概1.5公里就想要喝水,我習慣在背包中放水、糖果和簡單的醫療包,所以在沒有到達補給站之前身上的水應該是足夠讓視障朋友喝的。保有天真的文貴,總是問東問西的,加上我陪跑時總是介紹周邊的風景於是他問的更勤了!我想是因為這樣邊跑邊說話對他來講似乎有一點喘,所幸他就用走的來跟我聊起天了。印象最深刻的是:經過一個水站旁邊正在打太鼓,文貴的節奏感就來了,當場就哼唱起鼓的節奏,一副陶醉的模樣都忘了要跑步了。

 

邊走邊跑的我們到了最後一個水站,這個補給站是我們待最久的,因為我們吃了很多西瓜,紅色黃色的都有,也吃了香蕉和蛋糕,熱情的補給站志工一直告訴我們兩位陪跑員要好好照顧視障朋友給他吃多一點,又一直稱讚文貴很不簡單可以跑到這裡來,有了旁人的鼓勵自己都覺得好像做了一件很有意義的事。
準備再開跑了,順便跟補給站的志工們說聲謝謝,文貴也大聲的附和著,喜歡這種正面的能量互相感染。

 

跑著跑著天氣也漸漸變熱了,我們到了大概6公里的地方,文貴要喝水了,拿出已經準備好的水和運動飲料給文貴補給一下,隨著公里數的增加我們也漸漸的快要到終點了,這時來到了大馬路邊,賽道變得狹小了,於是我挽著文貴的手,慢慢地跑向國小的操場,在進終點的前100公尺,主持人似乎認識文貴喊出他是視障鋼琴家於是全場歡呼,
我們兩位陪跑員也順便的享受這份鼓勵與榮耀。
比賽完後,領了完賽禮,很高興的兩位陪跑員都有完賽禮可以領,真感謝主辦單位。文貴在賽後喝了三碗綠豆湯,問他:會不會累?他很開心的說:不會。而且還可以再跑!

 

賽後的聚餐更是志工們心得分享的聚會,同時也是大家彼此認識的開始,對我而言大家都是新朋友。我被這些陪跑志工的熱情支持和參與及活動後的檢討改進以及經驗分享,甚至還要每一個人分享心得………….你們這一團很棒很開心能夠參與你們。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Facebook留言

則留言